评《地理的囚徒》:地理因素如何影响国际政治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1-21 10:29

  参考消息网1月18日报道美媒称,研究一下地球仪,然后问问自己,每个国家为何会是现在这个形状,为什么有些国家屡屡试图改变自己的形状,为什么还有些国家遍布可能会破坏其和平甚至毁灭其存在的断裂线。

  “地理始终是某种监狱”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月8日文章称,英国天空新闻频道的老牌驻外记者蒂姆·马歇尔认为,答案隐藏在地理中,也就是说,地理因素影响了国际政治。他在《地理的囚徒》一书中写道,地形、气候、人口和资源的有形现实“往往在历史写作和对国际事务的当代报道中受到忽视”。“地理始终是某种监狱——这座监狱界定了一个国家是什么样或者可以成为什么样,而世界领导人往往竭力想要从这座监狱中逃脱。”

  为了更好地解释这些地理现实,马歇尔引领读者游历了全球的许多地方,让他们了解5块大陆上的数十个国家的历史、地理和当前形势。

  人们得知,地理因素往往能解释单一民族国家的分布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喜马拉雅山脉把中国和印度分开;西欧与中欧相互交织的河道使得这些国家联系紧密;由于缺少通航河道和丛林密布,所以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彼此隔绝,也与外部世界隔绝。不过,我们还得知,尽管存在不可小觑的帝国竞争对手,但美国人还是设法确立、征服、统一并保卫了一个包括阿巴拉契亚山脉、密西西比河谷地和落基山脉在内的国家;尽管朝鲜半岛在文化、历史和地球物理学上是统一的,但却彻底分裂成了两个在理论上处于战争状态长达70年的敌对国家;中东欧的人种学安置违背了地理逻辑,造就了一张凌乱的地图和更为凌乱的20世纪历史。看来,地理是一座安全级别不高的监狱。

  美国和日本难以解释

  有关美国的章节是围绕这样一个理念组织而成的,即任何国家只要设法控制了美国所在的区域,那么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就必定会成就超级大国的伟业,而这无法解释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早期共和制下的美国人围绕扩大新形成的联邦是否明智莫衷一是,我们对此又该作何解释?新英格兰人强烈反对购买路易斯安那,恰恰是因为这样会阻碍他们的社会-文化模式稳步有序地传播扩散,同时会提升南方蓄奴州和阿巴拉契亚山地“粗野”的苏格兰-爱尔兰定居者的相对实力。西进运动造就了美国的强大,但又由于挑起内战而险些毁掉这种强大。对于这样一场具有决定意义的战争,马歇尔居然只字未提。美国与加拿大有着漫长和在地理上极为随意的共同边界,书中也没有解释美国为何没有吞并加拿大。

  日本这个缺乏工业资源的岛国因为不得已而成为海上大国,我们知道了它如何运用这种能力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侵略并吞并了东亚和东南亚的大片地区。奇怪的是,书中完全忽视了日本帝国野心勃勃的东进太平洋(601099,股吧)的地缘政治战略,其中包括自19世纪80年代就列入日本议程的“南进”到热带南太平洋的计划。为了阻击欧洲的入侵,日本1914年对德国宣战,目的是吞并其在密克罗尼西亚的广大地盘。这些地盘(马里亚纳群岛、马绍尔群岛、加罗林群岛)对东京赢得太平洋战争的胜利至关重要,直到日美双方展开伤亡惨重的血战之后,美军才攻占了上述岛屿。在对一个太平洋岛国的世界观展开分析时,漏掉了太平洋这个全球最大的海洋令人遗憾。

  俄罗斯、伊拉克和非洲

  在讨论俄罗斯问题时,马歇尔的基础要扎实得多。他对俄罗斯的地缘政治思维展开了令人信服的分析:产生这种思维的原因是俄罗斯地处广阔的平原地带,尽管幅员辽阔,但缺少畅通无阻、全年可用的通往公海的航道。数百年来,俄罗斯领导人谋求建立防范入侵的缓冲区——占领乌克兰、波兰、西伯利亚和远东,还遵循彼得大帝的建议,“尽可能向君士坦丁堡和印度推进”,以便抵达公海。马歇尔写道:“掌权者实行沙皇帝制、共产主义制度还是裙带资本主义制度都无关紧要,港口仍然上冻,北欧平原仍然一马平川。”

  欧洲官员决定以完全无视文化地理学的边界划分单一民族国家,《地理的囚徒》也指明了全世界因为此举而付出的惨重代价。普什图人被分划在阿富汗南部和巴基斯坦西北部,从而使得任何一国都无法实现团结稳定。库尔德人、逊尼派阿拉伯人和什叶派阿拉伯人的地盘被人为地捆绑在一起成为伊拉克,而这个生造出来的国家似乎已经不复存在。马歇尔提到,在非洲,“当初根本不该拼凑出那个名叫‘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巨大黑洞”,因为该国有200多个民族和数百种语言,国土面积超过了德国、法国和西班牙的总和;该国已有600万人死于50年间的多场内战。

  他正确地选择把北极作为结尾。该地区旷日持久的领土争端没有缓解的迹象。他提到,美国在后勤和外交方面自动认输,美国拥有的重型破冰船从 1960年的6艘减少到了目前的一艘,而且没有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从而在事实上拱手让出了20万平方英里的海底领土”。马歇尔在结尾处的愿望是人类能设法逃离地理这座监狱,“在我们这个刚刚实现全球化的世界里……技术可以用于在北极为我们赢得一次机会……为了大家的利益,让大博弈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